【教师习作】范写生字是一种责任(姜德)
发布日期:2020-05-08    发布人:办公室    浏览次数:58


己亥末,庚子春,荆楚大疫,染者数万计,众惶恐,举国防,皆闭户。南山镇守江南都,率白衣郎中数万抗之,且九州一心。月余,疫尽去,国泰民安。

一场疫情让中华民族团结的更加紧密,新型冠状病毒,让人与人之间有了距离,但让中国人的心与心更加紧密了。前线上有白衣天使冲锋陷阵,我在大后方也是位卑不敢忘忧国,为成千上万被困在家中无法上学的学生范写生字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为什么要创建和推广生字范写公众号,因为疫情下孩子没人教写新生字,更因为现在小学生的书写实在是让人担忧和痛心啊!

现在小学生写字现状分析:

1、笔画不正确:有笔画写的不到位,有笔画写的残缺。

2、笔顺不正确:有一种笔顺有点儿错的地方,还有一种笔顺写得让你看不下去的没顺序完全随心所欲。

3、写作业和练字两张皮,练字时还写得可以,一写作业就开始胡写。

4、写字过程中还有很多坏习惯。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不好的现象呢?

根据我的调查和研究发现,我们每个年级的学生,都是在没写过新生字没人指导没人教的情况下,老师要求提前预习生字,而且还有大部分语文老师要求在课文后面的田字格上方自己画四线三格注拼音,在田字格里挤着写下至少四项内容:音序、部首、笔画数和组两个词等等。那么小的空间能写清笔画吗?能写对笔顺吗?能写完整字吗?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学生在写字过程中形成了固有的不容易忘记的错误书写记忆,导致后期笔顺很难纠正过来。而且为了图速度快还养成了一些不好的写字习惯,也是很难纠正。这能怨老师吗?当然不能怨老师,课堂40分钟任务繁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教学生预习新生字。

我们只有抓源头治根才能解决,源头在哪?源头就是生字的预习,在学生下笔写生字前教他们写生字,这样学生在写好字的路上就不会走弯路,最起码能把生字笔顺写对,用心的学生还能把生字写好,这样既给上课的语文老师很大帮助,也避免了后期为学生纠错字的痛苦过程。正因为以上种种原因我创建和推广我的生字范写公众号,这也是一个痛并快乐的过程。

为了录制生字范写的课程,首先我要有教材,开始时学校给学生发了教材老师还没有教材,我只能问各年级的语文老师帮我把写字表拍照发给我。接下来就是做好各种准备ope体育app ,为了录制清楚,我在卧室墙角吊起并固定了一个纸箱,在纸箱下部裁出一个和摄像机镜头一般大小的方孔,用来放置摄像机。摄像机的问题解决了,该准备书写工具了,削好铅笔试好笔尖,吸好钢笔水,试好下水效果。这些都不难,难得是把每个字写好讲好。为了写好字,我先找练习本把要录制视频的生字反复练习,边写边练习讲解遇到笔顺不太确定的字还得用手机查好再练习。为了让学生们喜欢上写字这件枯燥的事情,我会运用拟人和比喻的修辞手法讲解生字,比如,要写得高而挺拔,写成高个子,写得又矮又胖,像张开的大伞,像锋利的匕首,像宝刀,像宝剑,像舞蹈演员的大裙摆,像柱了,像金鸡独立,像飘逸的长发,像你妈妈的披肩等等。练到最好的状态时把字写在要录制视频的纸上。下面该难的了,就是边写边讲边录制,这个环节要求环境特别安静,每次我录制时都要门窗紧闭,提前上好厕所,洗好鼻子(因为鼻炎随时可能会打喷嚏,那样剪辑的ope体育app 量就会加大。)。当然在录制过程中最让我不满意的还是,有些字在练习时写得很不错,在录制时就有那么个别的笔画写不出我想要的效果,尤其是写铅笔字时,有时感觉铅笔尖不听话。还有录制时间一长那颈椎是真疼啊!到这里让学生看到生字的范写视频才走出了一小步。

视频录制好以后就是要费更多时间去剪辑,剪辑对我这个生手来说那可真是费时间啊!一个十几二直分钟的视频刚开始我要用大半个小时才能剪辑好,剪辑完了还得导出视频,这也是一个相当费时的事情大约需要10分左右,导出后再上传到公众号又得要10分钟左右,公众号的后台要审核,审核又得耗费30分钟左右。然后就开始编辑新建群发消息,上传图片当封面,绞尽脑汁想文字片段,编辑好反复检查后,发给自己的微信预览一遍没问题后才可以群发到公众号给学生们收看。看到这里你肯定觉得万事大吉,高枕无忧了,其实这也才是又走了一小步。

能得到学生和家长朋友们的认可和关注才是最关键的一步,于是我又开始广发朋友圈,各种发,反复发,才能看到关注数在上升,关注的越多我就越有干劲。有人关注才能证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更加证明我也为抗击疫情出了一分力。为空中课堂接力,我将会继续努力,苦练写字技巧,用更生动有趣的语言让更多的孩子们爱上练字!

                                                                                                                                                                                                                                                                                                                                                                           编辑:王慧